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月照梅花

二十五 真正的较量

月照梅花 古思曼 3326 2020-09-24 16:30

  

  颜胡入狱后,老头子哭了几天,怕外人耻笑,也不敢出门。大儿子颜家国听说牛背山道观来了个神道人,看相特准,也能化解灾难,就告诉了他爹。老头子拖着病身坚持要去,他没有可以依仗的了,黄大仙也没有保佑全家平安。

颜加国驱车来到道观。道观正在翻修,几个工人在脚手架旁忙忙碌碌。那位道人大约六十多岁,面色暗红,黑头发短胡须,和电影里的仙人相去甚远,站在一边只是看工人干活。他看到有客人来,招呼他们两人来到客厅,指指沙发让他们坐下,并伸出食指示意不让两人说话,大约五分钟光景,他闭着眼睛慢慢吟唱起来:

衾有小人暗来欺,千方百计与商计。

明明与来说好话,撮上杆去抽了梯。

殷勤世事久老心,往往来来几许荣。

园林满树花开日,秋至惟留二果春。

最高一枝墙外生,赫赫金鸟振家声。

狂风斜雨打绿衣,一对鸳鸯飞不飞。

草塘各自纷纷离,月上星稀照钓矶。

谁信当年多危险,一场不测许多愁。

高山流水悠悠恨,不见当年红酒楼。

父子两人一听唱词,和近几年发生的大事都一一对上号了,就跪下礼拜。

老道人扶他们起来,老头子就问三儿子还有没有救,那是那最心疼的孩子,悔不该在他早年那么溺爱,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老道人说最近就有转机,只不过家人要多为他培福。老头子早有准备,把多年的积蓄三万元让儿子转捐给道观。

颜加国问金鸟什么意思?道人看他诚恳,就说:最后一枝墙外生,赫赫金鸟振家声。他外头有个儿子,犹如金鸟一样珍贵,能光耀门庭。

父子两人心中大喜。

老头子想看看自己的后事,那道人朝天唱道:

月华皎洁转冰轮,物外安身犹染尘。

忧患不生知足汉,逍遥偏和好闲人。

蒲蒲玉兔终离海,赫赫金鸟渐透云。

两花三子猢狲散,花残子结一枝春。

老头子听得明白,说自己知足、好闲,这一生也差不多是这样。赫赫金鸟渐透云,是他最爱听的一句话,说明我颜家后继有人,而且能够光耀门庭,好好好,我这辈子也知足了。

回家的路上,颜加国告诉父亲说去年他就知道梅成是老三的孩子,怕您担惊受怕所以没有告知。更何况老三找人把他打伤,岂不更伤您的心?

老头子突然提出让梅成认祖归宗,他好早早了结心愿。

颜加国苦笑着说:爹——梅成是梅小E养大的,他才不认老三这样的爹。

回到家里,老头子越想越不对劲。梅小E难道不知道梅成不是他的孩子?凭他的智商他应该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培养梅成?难道让他成大后报复小三(颜胡)?殷兰应该知道底细。十年前他在学校见过这个孩子,一点也不像他夫妻俩,倒和小三有些相像。

他让大儿子去问问殷兰,颜加国说:殷兰亲口告诉我的——梅成是老三的孩子。

她傻呀,她不怕梅小E知道呀?她跟你说真不嫌丢人呀?老头子大声嚷嚷。

颜加国也被问糊涂了。

颜加国去探监,颜胡当面承认梅成是他和一名纺织女工偷生的,怕影响不好,他只能黑夜抛弃在路口,不想被梅小E捡去了,谁知道那是个大元宝?!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不敢对他太放肆。

殷兰怎么知道是你的孩子?

梅小E抱回家后,她一看长相就猜是我的。我也承认了,她以此要挟我在理财公司上班。

事情终于弄明白了。

老头子高兴地断了气,满脸笑容走的,大抵梦到金鸟振翅高飞了吧。

一天,白骨精来探监,让颜胡大感意外。

老白说:颜校长,你儿子的公司上市了,这是公开的秘密,可你就这么看着梅家发财?那可是你们颜家的。

颜胡沮丧地说:我有什么办法?一个劳改犯。

老白说: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很多老板在监狱里一样掌控公司发展。你只要控制了冰武纪,梅成就会叫你爸爸了,那时你们父子就重归于好了。

颜胡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老白小声说:有家外资企业想出售手中的冰武纪股份,价格极低,你愿意购买吗?

我?你是在讥笑我吗?我哪有那么多钱?

不用你出钱,你只要按我们的要求去做就可以。老白神秘地说。

颜胡想:反正我也没钱,你爱干嘛干嘛。

老白走后,颜胡拿起电话,命令下属赶快上班,一切听从白骨精安排。

几天后,卡尔投资公司发布公告:以低于当天市场价格的30%转让其持有的冰武纪股份,受让方是华泽农业开发公司。消息一发出,冰武纪从300元暴跌至230元,几天后跌破100元大关。受灾最严重的是牛背山基金,而大阳县的股民持有的最多。梅小E文化创意公司大门被砸坏,股民们骂他私通外国,要治他的罪。王贵劝他出去躲几天,他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只有走为上了。

按照卦中的指引,“遇主西南地,门屏气象成”,他决定去西南方向,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哪里算哪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