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沈昱辰葬礼之后的两个月,唐唯一带着小小艺立在公墓的一座墓碑之前。

这座墓碑离得自己母亲的墓碑比较远,她先将自己手上的一束花放在了墓碑前面,然后说:“昱辰,我没有想到,以后只能够用这样的方式见你了。我恨你,恨你剥夺了我的记忆,恨你剥夺了我那五年的时间,但是我也很感激你,要不是你,可能我也不知道,我跟厉霁川之间的命运,会纠缠的那么深……”

好像说的偏题了,但是这都是唐唯一最最想要跟沈昱辰说的。

她张了张嘴,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就听见身边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想起来了。

温楚楚手上捧着一束白色的玫瑰花,弯腰将自己的玫瑰花放在了唐唯一放下的那束花的旁边之后,说:“在沈昱辰的面前提及厉霁川,你也不怕他走的不安心?”

闻声,唐唯一往边上站了一些。

“你知道吗唐唯一?有时候我特别羡慕你,特别是沈昱辰在你当年车祸的时候,用跟我五年后结婚的承诺来换取我的权利,让你的脑子里面被注入让你失忆的神经毒素,让还在昏迷的你被偷偷的运出了医院,让我找到一具最最像你的尸体,伪装成你,骗过厉霁川,做出来这些,都是因为他爱的是你。”

当这些话,这些真相,这么出现在了唐唯一的耳边的时候,她还是震惊了。

原来她的失忆并非偶然。

但是这个时候,追究这些,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唐唯一看着温楚楚,脸上没有什么神色。

“你和他挺像的,为了得到自己的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我知道,那场车祸,也是他和唐琳儿共同谋划的,他的目标是小小艺,而唐琳儿的目标是我,当然要是小小艺死了的话,更好。不过唐琳儿现在和陆晚晴一样都在监狱里面,后面的事情,我想我不都不必出面,有人会解决好的。只是可惜了……”

她顿了顿,十分平静的陈述着这段话,就好像在说其他人的事情。

温楚楚有些诧异的扭头看向了她。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的时候,他会用生命来保护我和小小艺,也许是你说的那样,他爱我,只是这一份爱,实在是让我和小小艺不能够承受。”

说完,唐唯一牵起了小小艺的手说:“小小艺,再叫一声daddy吧,以后我们就都不来看他了。”

小小艺不知道温楚楚和自己的妈妈在说什么,只是听话的叫了一声daddy,然后红了眼圈说:“谢谢你daddy。”

谢谢他,用生命保护了自己和妈妈。

不知道沈昱辰要是能够听见小小艺的这声留恋和感激,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唐唯一不知道,但是却知道此时脸色复杂的温楚楚,心中在想什么。

她最后勾了勾唇角说:“要是没有他的话,我想我们应该能够做朋友。”

温楚楚最终平复了自己的脸色,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不行的,以后我也要跟着我爸妈移民加拿大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我温楚楚的生命中出现过沈昱辰就够了,不必再有他。”

她还算是豁达了。

唐唯一没有再说话,只是带着小小艺沿着小道,朝着自己母亲的坟墓面前走去了。

她恢复记忆的事情已经公之于世了。

当所有人都知道,棠艺就是让厉氏集团继承人又生又死的唐唯一,唐唯一就是医学学术造诣极其高的棠艺的时候,全国人民都沸腾了。

但是也是这个时候,唐唯一说出了自己会留在临城的新利医院的话语,不会再出国了。

所有人都因为这个消息,感到十分的开心又震惊。

毕竟她的能力,在国际上面都是知名的,随便到一个大医院,都比在新利医院好。

而让唐唯一想要离开却又决定留下来的人是谁,不用想,就都能够说出那个名字来。

唐唯一在微微的风中,带着小小艺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教他叫了外婆之后,便又带着他,一个阶梯一个阶梯朝着公墓门口走去了。

现在正是春天的最好时候,白天的时候总是有些热的,但是今天,吹得轻轻的风,让唐唯一觉得困扰了自己很久的莫名情绪,句被这墓园的风给吹得烟消云散了。

她嘴角终于在这两个月之后,扬起了一抹十分真心的笑容,然后抬眼看着墓园门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墓园的门口出现了两辆车。

唐唯一是打车来的这里,她知道一辆红色的跑车是温楚楚的,但是另外一辆呢?

立在车边的厉霁川在看见小小艺和唐唯一的时候,十分激动地冲着他们挥了挥手。

“厉叔叔!”

小小艺看见厉霁川的时候,赶紧挣开了唐唯一的手,然后冲着厉霁川跑了过去。

只是在听见小小艺给自己的这个称呼的时候,厉霁川脸上都在也露不出笑容来了。

可能这个世界上,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喊成叔叔的人,也就只有厉霁川自己了吧?

他嘴角一抽,抱起来了跑到自己跟前的小小艺说:“说了多少次了,要叫爸爸?难道爸爸之前给你解释的事情你都没有听懂吗?”

小小艺闻声,有些古灵精怪的凑在了厉霁川的耳朵边上说:“爸爸,只是妈妈不想听见我这么叫你的哦!我现在跟你偷偷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叫你爸爸!”

厉霁川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是跟自己一条心的,便终于又露出了笑容说:“那一一你要说话算话,帮助爸爸把妈妈追到手哦?”

小小艺,哦不,现在应该是小小一了,猛地点点头说:“那是当然了!”

正说话,就看见唐唯一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然后一脸不高兴的将厉霁川怀中的小小一抱进了自己的怀中说:“你们又在说什么话?”

看见唐唯一这么严厉的样子,厉霁川都没有想到,他瞬间便叛变了。

“爸爸……哦不!厉叔叔说,他要我帮他追你哦!”

唐唯一闻声,嘴角一抽,看着厉霁川说:“小小一现在才多大?你就教她这些事情?”

厉霁川阻止不及,看见她不高兴的样子,然后尴尬的笑笑说:“要是你现在答应重新做我的老婆,我就……”

“好了,闭嘴,我要回家。”

她不喜欢听见他说这些话,说完,就抱着小小一上了厉霁川的车子。

他的车子后座还特别设置了儿童座椅,唐唯一也坐在后排。

厉霁川看着她抱着孩子进了车子的身影,嘴角扬起了一抹暖暖的笑意。

唐唯一是因为谁留下的,他自然清楚得不得了了。

毕竟这个临城,还有什么让她值得留恋的东西?

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让唐唯一重新做回自己身边的那个枕边人。

厉霁川胸有成竹,而他更相信,又儿子在中间作催化剂,他叫她老婆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你这个司机这么不称职?”

他久久不上车,唐唯一有些不耐烦了。

厉霁川闻声赶紧上车,嘴角的笑意不减反而加深。

车子很快开走了,在长长的道路上一直开到不见踪影。

墓园中,看见这一幕的温楚楚还立在沈昱辰的墓碑前。

等到唐唯一他们离开,她才转过身,蹲下身子,将墓碑上的灰尘用袖子擦干净,然后笑着说:“沈昱辰,你看,其实没有你没有我,她能过的更好。”

“再见昱辰,我想我也一定能够过得更好。”

她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墓园。

草绿的墓园中,一座座耸立的墓碑看起来孤独又寂寞。

他们离开之后,荡漾起了一阵风。

就如墓园门口的宣传语一样。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更该珍惜当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