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豪迈人生

中篇《惊变》 第三章 暗影之 天、罗、地、煞

豪迈人生 陈日月 5413 2020-09-24 16:34

  

  金碧辉煌的九黎国王寝宫,整个墙壁都是上等的汉白玉石雕砌,上面还有黄金装饰的盘龙飞凤。天然翡翠石镶嵌的天花板上面垂吊下来一只巨大的九层龙凤呈祥水晶灯,卧室正中有一张巴洛克风格的大床,床上面垫有九层天鹅绒床垫,每一层床垫都是由粗绒到细绒排列上去,每一层床垫都包着宝蓝真丝绸缎,躺上去的人随着身体逐渐陷入床中,可以深切体会到那层层叠叠里皮肤与床相贴的渐进感、层次感和融合的舒适感,床单被套枕巾均是以大红色的桑蚕丝为底,用金丝线手工刺绣的百鸟朝凤,整个床被都极为富贵奢华。

一个身穿金丝绸缎长尾睡裙的女人正靠躺在床上,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注视着九黎国王,颇有些哀怨的说着:

“都说是蚩尤血脉必异于常人,可是吾儿国仁身上为何看不到分毫?!相较之下宝仁七岁便尽显超常之像!十子中唯宝仁甚合我心”

九黎国王看了看自己的发妻,缓缓说:

“国仁乃长子,宝仁仁厚自是福泽深厚。”

说完便扶着黄金雕栏望向无边的夜空,不再说话,那里群星灿烂。

九黎国王本名唐治国十九岁继位,今年已经六十五岁,在位已四十六年,阅览人心无数,一生不忘自己的使命,竭心竭力发展壮大九黎国的同时,从不敢丝毫怠慢寻找终极力量!一生育有十子,四儿六女,各个皆不寻常!虽如皇后所说长子国仁虽无异能之才,但是他却看得很清楚,国仁非但有,而且是城府极深!

他的异世之才便是他的脑力,工于心而长于谋!这正是为君之道!想汉帝刘邦身无寸才,武不能縛鸡文不能诗书,此等平庸之才竟然能够开创两百多年的汉室基业,后人尊称汉高祖。一代伟人毛主席甚至曾称赞他是封建皇帝里面最厉害的一个,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

刘邦和国仁似有异曲同工之妙!若自己百年,将几千年的九黎基业交给他本是心安,可是……

想到这里九黎国王眉毛皱起,面如寒霜。想那刘邦上位后便杯酒释兵权杀害同他创基立业的贤能良将上百人,他的老婆更是迫害得刘氏子孙差一点断了血脉!

九黎国负有复国使命,几千年来忍辱偷生!终极力量目前还遥不可及,唯有一代代将九黎之血传递下去才会有无数的希望!

想到这里九黎国王深邃的眼睛里闪着灼灼的光芒,心里已有了主意!

这一天天空万分晴朗,火红的太阳分外耀眼,正气势磅礴地从海平线跃起,要飞向云霄,做中天之阳。九黎国王在露台上眺望,自觉今天有些与众不同。就在这时他接到禀报说星月宫唐礼仁府上传来消息洛紫贤诞下龙凤胎一子一女!九黎国王心里不禁一震!忙命十女玉仁前去问候!

唐玉仁一路赶到七子府,仆人通报后,请她进去,七子府此时各个喜气洋洋,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唐礼仁都是满脸慈父贤夫的模样!唐礼仁在知道是父王派玉仁前来问候,心里已然明了!

唐玉仁从出生便有感知一切的异能,父王派她来看两个孩子用意自是明明白白。他虽心有不悦但是王上之命不敢武逆!只得抱了两个孩子见他们的小姑姑唐玉仁。

再说唐玉仁那一天本在自己府上潜心修炼,可是一早便心神不宁,好似有事要发生!果然不多会父王下旨说七哥唐礼仁孩子出世,叫她马上前去探望。唐玉仁不敢耽误,接旨后马上到了七哥府上。但是这一路上越是接近七子府,她越是心血不宁,纠其原因,一向以直觉力著称的她竟然说不出来!所以心里已是惶恐和懊恼。但是她还是强忍心绪,要完成父王的指令。

唐礼仁手抱着两个襁褓里的小婴儿,如手捧无比珍贵之物,小心翼翼地准备将新生婴儿捧到唐玉仁手里。可是就在他刚把两个婴儿送到唐玉仁的面前时,唐玉仁伸手却还未抱到之际,唐玉仁的手突然像被电击一般,猛然缩回,大喊一声“啊!”

她的瞳孔瞬间放大,黑洞洞,好像看到异常可怕之事。唐礼仁见她如此模样,心下大惊又不愉快,便上前一步,没想到唐玉仁却连连后退,唯恐触碰到婴儿一般!

“十妹!两个不及事的婴儿而已!你这是何故?!”唐礼仁面沉似海地发问。

唐玉仁花容失色,在那里呆立好久才缓过神来,慢慢说到:“七哥!我看到了未来!”此时的她脸色惨白,眉头紧锁!

唐礼仁心里虽然也是一惊,但是他还是说到:“十妹,不要故作玄虚,你仔细说来!”

说完便让奶妈将两个婴儿抱回洛紫贤的房间,他自己留在这里要给唐玉仁问个清楚明白。

唐玉仁见婴儿被抱走离开了房间,这才好似敢喘了一口气,面色和缓不少,说到:“七哥,我只看到一团炽烈燃烧的红色火焰和一团黑得化不开的浓墨!

两团一黑一红之气交错向我奔来,气势之汹汹,让我承受不及!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霸道和强悍的能量场!

太可怕的力量了!”

唐礼仁听此心里不知是喜是忧!他虽然已懂得他们家族的血液自会与众不同,可是他两个孩子竟然能让一向平静的唐玉仁如此惧怕,看来这两个孩子身负的能力定在他之上。儿强于父原本是好事,毕竟这是他与洛紫贤的结晶,强是自然的事情,可是如今强到尚在襁褓就已经让唐玉仁忌惮和害怕至此,作为父亲的他不免深深地担忧孩子的平安!

想到这里他便笑着安慰唐玉仁说道:

“十妹,勿要烦恼!咱们九黎族千百年来苦苦追寻的蚩尤力量,终于有了线索!这本就是千载难逢之事,奇事必有异象!我想这是咱们九黎国要复兴之喜兆!

试想若无绝世之才如何让已沉默几千年之久的九黎国重现人间?!仅凭如今你我等十子之力,即使有蚩尤之力加身,想要在当今的世界里重振九黎肯定是不能之事!

想必祖先已有所感召,才冥冥之中保佑一辈辈后世九黎不断进化,突破自己的力量结界,才使的我九黎复兴在望!

十妹,七哥的话你是否已入耳,听得进半分?!”唐礼仁上前一步,一双深黑的眸子盯着还在惊惧中的唐玉仁,如同催眠般一字一顿地在她的耳边问道。

唐玉仁木然的点点头!

唐礼仁见此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十妹,你见多识广,可有保我儿平安长大之法?!”唐礼仁继续发问。

唐玉仁目视前方,一双黑眸空空洞洞,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洛紫涵那里有一对血玉手镯,带上可以保身。

我在青龙帮里时,感受过青龙珠的力量被那副手镯遮盖,这种神奇的事情!”

唐礼仁满意的点点头,说到:“好的,十妹!既然我儿是九黎国复兴的祥瑞之兆,还请十妹如实禀告父王!”

唐玉仁木然的点点头!

唐礼仁拍了拍她的肩膀,唐玉仁好似大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唐礼仁却说:“十妹,孩子你已经看完了!请回吧!”说着便下送客令,唐玉仁半喜半忧地只好离开。

当九黎国王问她:两个孩子如何?

唐玉仁脱口而出:“祥瑞之兆!”虽然她自己也不甚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句话但是话已出口,自是没办法收回,只好闷住不敢再多说什么!

可是九黎国王听了此话却不由心生欢喜,更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随后赐洛紫贤“东月”之名,且在赐名当晚便召她单独见面。

那晚洛紫贤面色平静的拜见九黎国王后,九黎国王亲口下了御旨,说到:“东月,你出身于地罗,对隐藏的暗杀力量自是轻车熟路!地罗是由太子领导,是属于九黎!

今天我赐你寻天下异士,组建一只新的力量,既可以通天下地却又无影无踪,你可能办到?!”

洛紫贤面不改色,坚定地回复:“陛下!东月定当尽心竭力!”

九黎国王微微一笑,继续说到:“它是属于天下!名曰暗影!”

洛紫贤领命后,便致力于暗影的组建,经时两年半已见其规模:暗影分天、罗、地、煞四支!

天干:是暗影第一等暗杀力量,天干里的人都是世界顶级杀手,只有听说过他们完成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没有人亲眼见过他们,除了洛紫贤,唯一一个单线指派任务给他们的人。

罗网:主要负责情报信息搜集和传送,负责头目就是铁海。

地支:是遍布世界各地的卧底,配合暗影一切行动。

煞星:直接执行各武装刺杀行动,负责头目就是野鸡。

天罗地煞四支统一听命于暗影组织的创建人东月大人!凡入暗影之门必喝唐礼仁亲自调配的入盟之血!喝了入盟之血,生是暗影之人,死便是暗影之魂!生死不弃不离!

东月洛紫贤谨从九黎国王之意,地罗属于太子,属于九黎,而暗影要属于天下,能为天下事,却不能现露行踪。于是在唐礼仁建议下在迪拜建立七十二层高塔,假名迪拜互金网咨询责任有限公司,实际行别人不能之事。就是说不论是私人或者组织,或者国家凡是不能自己做到,或是别人都做不到,但是只有互金网可以做到,只要雇主出价被暗影接受,任务必定会完成!暗影虽创立两年多,但是互金网早已在江湖上留下艳名!所以当中东王子被神秘恶人劫持勒索钱财时,无人能找到王子被藏之地!只有暗影的罗网做到了!这就是暗影能为天下事的实力!

天罗地煞四支从四个不同而又有机的纬度把“暗影”这一庞大的组织系统地串联在一起,每一支,分则是刀、是剑!合则是铺天盖地、罗网灰灰,让被暗影盯上的人无计藏身!

“暗影”真正成为了一只可以抗衡“地罗”的战斗力量!

“地罗”这个培养出唐礼仁和洛紫贤的组织,这个由太子唐国仁领导的九黎国最古老的组织,这个大写两个字“地罗”的组织:

地狱花开,罗生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