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亦神者

万千时光 第五十二章 时间在我们这边

亦神者 一两仙人 4017 2020-09-24 16:36

  

  光明之子十年来第一次踏出皇都,也是自从首次现身人世间几乎凭借一己之力灭掉还在鼎盛时期的游荡者以后的第一次出手,却让黑暗之王从他手掌心中成功逃走。

这对身处漩涡中心的亦神者们意味着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光明之子和大难不死的舞焰面朝对手逃走的方向各怀心事时,从其他基地临时调来的支援也先后赶来,只是留给他们的并不是一个等待控制和研究的特殊亦神者,而是空白。

至于近神军中准备怎么封锁光明之子失手的消息,并不是此时的铁匠需要关心的,他倚仗能力一路狂奔,直到进入市区,隐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才略微缓了口气。

即使已经远离,即使已经过去,光明之子的威压却似乎仍然在他身旁,那头择人而噬的猛兽即使已经离开,但是给人的惊惧依然留存。

捕猎失手的老虎依然是老虎,对于铁匠来说,虽然黑暗之王成功从光明之子手中逃脱,但这并不意味着光明之子的可怕是他或者其他游荡者能够抵御的。

虽然这一次铁匠并没有正面跟光明之子面对面,但是他依然可以感受到光明之子的恐怖。

面对这样一个人,除非风之神从重回凡尘,不然即使游荡者们联合起来,也不会是光明之子的一合之敌。

有光明之子在,近神军便永远处于不败之地。

但是,这已经成为过去。

黑暗之王的出现,尤其是今天他与光明之子的战斗,虽然并没有胜利,甚至都没有反抗的能力,却依然给了铁匠破题的希望。

近神军与游荡者战局的平衡,从今天起重新增加了砝码。

只是这个足以改变一切的巨大砝码,此时还在桌上,尚未落到天秤之中。

铁匠知道接下来他们需要做什么。

而在密林之中,虽然黑暗之王已经逃走,未露行踪的铁匠隐匿,光明之子却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回返回皇都,而是依然留在原地。

看着沉默的光明之子,舞焰心中踟蹰不定。

光明之子周身华光虽然已经收敛,舞焰却依然看不清这位帝国最强亦神者的面容,也看不清对方的神情变幻。

只是,光明之子自黑暗之王逃走以后便一言不发,此刻显然不会是什么好心情。

舞焰虽然与光明之子可以称为同袍战友,却像其他人一样对这位一直镇守皇都的至强者不甚了解。

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轻声开口:“敌人狡猾,难免失手,你不需要自责。这次如果不是光明之子你出面,恐怕我已经把他引入前面的基地里了。”

过了片刻,光明之子才有所动作,他转身看向舞焰,微微颔首。

“对方的力量虽然表现不同,性质与我相似,假以时日恐怕会是我真正的对手,”光昀说,“我只是有些担心,游荡者会趁机找他合作,那对我们来说,恐怕会是失衡的开始。”

“那我们就要在这之前,杀掉他。”舞焰皱眉。

“或者彻底解决掉游荡者。”光昀说。

“但是游荡者隐藏的一直很好,想找到他们,恐怕要比追踪黑暗之王更难吧?”舞焰有些吃惊,“由你出面你直接杀死黑暗之王难道不是更好吗?”

“我今天没有机会杀死他,未来恐怕会更难做到。”光昀摇头,“我的力量已经彻底觉醒,而他还在快速成长,想杀他只会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以他现在的能力,即使少量的天锁试剂也很会被他排斥在外无法影响,除非将他引到蓝麟身前。”

“蓝麟?天锁?”舞焰微微一惊,他当然知道蓝麟是谁,那是维持现在亦神者秘密的根源,是天锁试剂的源头,一切靠近蓝麟一定范围内的亦神者都会失去自身的力量。听光昀话中的意思,恐怕号称最强的光明之子也无法抵抗这股力量。

“引到蓝麟身前,然后杀死他?”舞焰的确有些吃惊,“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如果蓝麟在黑暗之王来到影响范围内之前就受到战斗的波及而亡,那么亦神者的存在就再也无法被帝国掩盖下去,不但游荡者和近神军的战争会立刻打响,最重要的是皇权会不顾受到神迹的冲击,人间的权力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谁也无法预料。

这是皇帝陛下和整个帝国高层绝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所以我在等一个消息,一个可以确定方案的消息。”光昀抬眼看向前方,那里隐约传来汽车的隆隆声。

近神军的支援姗姗来迟,从第一辆车上下来的人中便有卫夫子。

“你所在的基地离得不远,可你来的可不快。”光昀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卫夫子,难得出言调侃,这时候的他看起来才更像是一个人,而非神祇。

“你没回皇都,是在等我?人老了,腿脚不利索,年轻人应该理解。”卫夫子笑着,他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浅,眉头缓缓皱起。

“别看了,让他逃了。”光昀知道对方在找什么。

“连你也没能留下他吗?”卫夫子脸上的皱纹随着他的表情逐渐凝重越发清晰。

“他的力量很怪,性质跟我也十分接近,”光昀摇头,“我杀不掉他,也没能真正控制住他。”

“有办法吗?”卫夫子问。

“蓝麟。”光昀平淡的说,“或者给我时间,以命换命。”

“你的命比他的更重要,蓝麟不能冒险。”卫夫子摇摇头,“不可行。”

光昀盯了卫夫子一会,突然脸上的光芒微动,下面露出一个可能是笑容的表情

“这些都是今日之前的办法……今日之后,也许还有其他可能。”光昀说。

卫夫子看着光昀,突然哈哈大笑。

“你当然会猜到。”

“卫夫子你虽然聪明,也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亦神者的人,可总做不到未卜先知,猜到一个亦神者两小时以后的具体位置和意图。”光昀淡淡的说,“这么说,真有这样一个人?”

卫夫子点点头,“以前我也不信,但是这是真的,而且她就在我们阵营中。”

“战争提前结束了。”光昀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欣慰还是遗憾。

“现在还称不上结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卫夫子目光落在远方,“但是的确已经看得到曙光了。”

光昀没有否认,同样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两个人同时沉默下来,一时间安静下来,只有周围处理和检查战斗痕迹的近神军士兵们行动着。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一边的舞焰满头雾水,终于忍不住问道。

“时间啊舞焰,时间,”卫夫子看着满脸不解的雾焰,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时间从今天开始,站在我们身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